由《卖花女》中的人物形象看英国的阶级面貌

    本文从《卖花女》中不同社会阶层的人物角色切入,结合二十世纪初伦敦的社会背景,力图解读当时英国不同阶级的精神面貌,剖析作品所蕴含的深刻社会意义和人文关怀。 
  关键词上流社会;底层民众;中产阶级 
  《卖花女》是萧伯纳1912年的一部作品,讲述了一个贫寒的卖花女由于偶然机会得以向语言学家希金斯学习从而进入上流社会参加宴会,到达巅峰,但最终得以醒悟和独立的故事。萧伯纳用讽刺的手法为读者呈现了鲜活的人物形象,揭示了当时的社会问题和阶级面貌。 
  一、上流社会是虚伪的名利场。 
  1、弗莱迪母女的扭曲姿态 
  故事以雨夜开场,弗莱迪母女处于大雨之中,于是弗莱迪冒雨前去寻找马车。当儿子二十分钟未回,弗莱迪母亲只知责怪儿子无能,全然不顾其是否在风雨中受寒;径直坐着公交车回了家。平日里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的达官贵人们对待自己的家人却是如此刻薄,此细节虽只有寥寥数语,却折射出上流社会家庭关爱的缺失。此外,弗莱迪家族在当时贵族中是没落的一支,但在走出剧院见到卖花姑娘时,希尔小姐本性地充满歧视,连正眼也不愿瞧出身下层的伊莉莎,这体现了根植于他们骨子里的势利冷眼。 
  2、涅波默克的虚伪 
  文中的涅波默克充满滑稽,是资产阶级虚伪派的代表。标榜自己会32国语言的涅波墨克实际是为暴发户牵线以进入所谓上层的投机倒把者。当他对希金斯说他自己是其最得意的门生时,希金斯却对他连最起码的印象都没有,虚假的氛围立刻弥漫在舞会中。当卖花女伊莉莎被包装后婀娜多姿地出现在公众视线,他发出感叹 “只有匈牙利系的王公贵族才具有这幅天生的尊荣”1,此时,上流社会以貌取人、肤浅的本质昭然若揭。 
  成为上流社会人士的途径同样折射了资产阶级的堕落和虚伪伊莉莎通过短短六个月的培训就能欺瞒众多眼睛,摇身变成典雅的王室贵族、杜利特尔能成为“绅士”并且每年都能得到六千英镑的酬劳无非是由于希金斯的一句玩笑和一个电话,等等。 
  二、下层社会人员是无知、自私、贪财,但又独立自强的双重形象。 
  1、伊莉莎父女的人性弱点 
  伊莉莎的父亲杜利特尔将底层民众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作为倒垃圾的工人,他好吃懒做、酗酒无度、得过且过。对于女儿只知索取,以5英镑的价格将其卖给希金斯典型地代表了下层人的精神世界,当希金斯付给他更多钱财时,杜利特尔表示拒绝,因为那意味着费神去想该如何花掉这笔钱,其懒惰可见一斑。他习惯了无拘无束的生活,却又在成为“上层社会人士”后跑到汉诺威广场的教堂堂而皇之的举行婚礼,装成一副绅士的作派。杜利特尔这一人物是窥视下层人员的独特视角,折射了下层阶级的自私与无知。 
  伊莉莎深得乃父遗风,在被改造之前与杜利特言语行为方面表现得如出一辙—-只身前往希金斯家后,由于误会又哭又闹,咋呼不止;别斯太太上前打算教她使用手帕时,她以为别斯太太抢手帕,反应激烈且粗俗无礼,言行中无不透露着小市民的无知与斤斤计较。 
  2、伊莉莎所代表的积极面 
  不过,从整体上讲,作为下层社会代表的伊莉莎同时焕发着昂扬向上、自强不息的精神风貌。她努力适应不同环境,善于抓住机遇改变命运,并且在成功参加晚宴之后能够迅速找回迷失的自我,相信自己有本事安身立命从而主宰自己的生活。以伊莉莎为代表的奋发的精神,为处于底层社会的人们树立了奋进的榜样。 
  三、中产阶级是以物为中心的利己主义者。 
  1、希金斯的独断专行 
  希金斯是位年届四十却依然选择独处的单身汉,对女性充满着莫名的仇视。在对待伊莉莎地整个过程中盛气凌人、傲慢自大。他让仆人用去污粉给她洗澡;他对伊莉莎地初次印象用了如下词汇“一个说话口音这么难听的女人,在哪都不能待,根本就不该活着。”2伊莉莎的目的是为了能在花店成为一名店员,可是希金斯只按照自己的意愿强行把伊莉莎训练成了一位公爵夫人,这些都表现了他以自我为中心的本性。他言语刻薄,并称伊莉莎是“烂白菜叶”、“不自量力的可怜虫”,当伊莉莎表述对他的爱慕之情时,希金斯断然拒绝,并把伊莉莎纯洁的感情嗤之为“小狗的把戏”;最后,当伊莉莎彻底醒悟,重新定位了的伊利莎声称以语言学谋生时,他怒火攻心,甚至拧断伊莉莎地脖子,狰狞的面目原形毕露。 
  2、皮克林上校的自私 
  皮克林上校希金斯有着共同的特质,貌似温和,但实际上价值观与希金斯存在着根本一致性。当悲愤不已的伊莉莎问他 “现在试验既然作完了, 你打算完全不理我了吗?” 辟克林说“不那么说。你千万不认为这只是一次试验……你知道, 你就是那个样子……你还回到温波街的, 不是吗? ”3可以说,正是这些人的假仁假义才导致了伊莉莎成为牺牲品,他们以自我为中心,对伊莉莎形式上进行改造,却拒绝为其未来考虑,中产阶级不过是不敢直面显示的理想主义者和逃避者,阶级的固有特性表现出来的就是利己主义。 
  总之,《卖花女》反映了当时英国社会的弊端,对资本主义社会进行了深刻的批判,揭示了不同阶级不同的精神面貌,为读者展现了一幅鲜活的画卷,表现了萧伯纳对社会问题的担忧及深刻关怀。 
  参考文献 
  1 刘海平,朱雪峰.英美戏剧作品与评论M.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4. 
  2 秦文. 理智与情感的失衡——萧伯纳女性形象创作得失谈J. 中央戏剧学院学报, 2004(3). 
  3 萧伯纳.卖花女M. 杨宪益译. 北京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 2001.